少年・非卿属


青年转动轮椅进入微掩着的病房,面无表情地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。

转而笑着,轻轻的把手放上去,泄愤似的掐着那人的脖子,直到他的脸色变青,越发有醒来的迹象,又把手缓缓放下。

床上的人呛声醒来,修长的身躯却配着与之不符的傻气笑容,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身旁的青年
[你是来陪我玩的吗?]
[嗯,你忘了吗?我是你朋友裴特]青年已经换上惯有的温和笑容。
[额……我好笨,把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,你不要生气和我一起玩儿好吗?]
他将整个人埋进被窝里,只露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地瞅着眼前的温柔的青年。
[没关系的,你的名字是戈西,一定要记住,不要再忘记了。]裴特揉了揉他的头发轻轻地说,只是“再”字的强调,似乎意味着什么。
[恩,我一定不会再忘记的!]让小孩对大人做出担保那样大声说道,天真得让人止不住想笑。
[那我先出去了,你好好休息,我待会再来陪你玩]双手替他捻了捻被子,裴特滑动着轮椅又像来时那样慢慢的出去了。
徒留床上的戈西不舍的看着他的背影,鼓了鼓嘴,又钻回了被窝里玩手指。

门外的裴特晃着头一下一下地转动着轮椅到自己的病房,温和的面具早已被撕破,剩下@的只是,满脸的嘲讽与算计。

他说 傻子失忆攻x阴狠恶毒受


青年转动轮椅进入微掩着的病房,面无表情地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。

转而笑着,轻轻的把手放上去,泄愤似的掐着那人的脖子,直到他的脸色变青,越发有醒来的迹象,又把手缓缓放下。

床上的人呛声醒来,修长的身躯却配着与之不符的傻气笑容,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身旁的青年
[你是来陪我玩的吗?]
[嗯,你忘了吗?我是你朋友裴特]青年已经换上惯有的温和笑容。
[额……我好笨,把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,你不要生气和我一起玩儿好吗?]
他将整个人埋进被窝里,只露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地瞅着眼前的温柔的青年。
[没关系的,你的名字是戈西,一定要记住,不要再忘记了。]裴特揉了揉他的头发轻轻地说,只是“再”字的强调,似乎意味着什么。
[恩,我一定不会再忘记的!]让小孩对大人做出担保那样大声说道,天真得让人止不住想笑。
[那我先出去了,你好好休息,我待会再来陪你玩]双手替他捻了捻被子,裴特滑动着轮椅又像来时那样慢慢的出去了。
徒留床上的戈西不舍的看着他的背影,鼓了鼓嘴,又钻回了被窝里玩手指。

门外的裴特晃着头一下一下地转动着轮椅到自己的病房,温和的面具早已被撕破,剩下的只是,满脸的嘲讽与算计。